欢迎访问:大香蕉伊人网站-大香蕉最新网站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那天开始 我变成了婊子

那天开始 我变成了婊子

我现在还记得,那天是7月16号,刚放暑假没多久。

  他约我晚上出去玩,说去唱K,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跟他去了,他有不少别的学校的和社会上的「朋友」,跟他们玩的时候有时也会带上我。但是那天到了地方,我觉得有点怪怪的,因为包厢里全是男的只有我一个女生,有两个以前见过但是别的都不认识,而且有好几个三四十岁的,不像平时都是些小年轻,他也没介绍我,就只和他们打了打招呼就带着我坐到一边。那些人怂恿我要我唱个歌,我就上去唱了首,他们都鼓掌说小妹妹唱得不赖啊!过了会儿他接了个电话,然后跟我说他有事要先出去,等会再来接我。还没等我答话他就走了,有个原先认识的叫阿杰的男孩子就过来坐到我旁边,轮到另外个男的唱了,是个对唱的歌,他就说小美女来跟哥一起唱,我本来有点怕的,阿杰把我往前推,说静静姐我听你唱过这个,超好听的,我只好把话筒接过来一起唱,唱完了他们又使劲鼓掌。有个男的问小美女你多大?我说十五,他说又不是问你年纪,问你胸有多大呢,满屋子人都笑起来。

  我脸通红通红的,说我也不知道……结果他说把罩罩脱下来看一眼不就知道了?说着就过来想拉我的手,我觉得不对劲了,一边躲一边说你想干什么。他说没什么啊,就是没见过15岁身材就这么好的美女,想多欣赏下。我抽腿想跑,却被阿杰从后面抱住了,一下把我拉回到沙发上,另外个男的顺势就过来抓着我的胳膊,我使劲挣扎,脚胡乱地踢,尖叫着说放开我,但是什么用都没有,瘦瘦小小的被他们抓着根本没法动,那个问我话的男的笑着开始解我胸罩的扣子,然后把上衣连胸罩一起掀上去,把我整个胸部一下全露出来,喊着说来来来!猜胸围了啊,猜中有奖。他们都围过来看,还用手过来摸,有的说34,有的说35,有的说应该有C,有的说没那么大,最多B……我一边哭一边大声喊救命,喊童扬的名字,但是根本没人理我。有个男的一边揉我胸,一边说别喊了,等他回来我们都操完你两轮了。那个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我要被轮了,我都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个人,估计最少有十个,而我只是个破处不到两个月,只经历过一个男人的十五岁小女生,我想起童扬说过的要干死我,我好怕,怕他们真的会把我活活干死。他们开始掰开我的腿,把我裙子掀上去,隔着内裤摸我下面。我哭着求他们停下,不要这样。他们笑着问不要什么?我说不要碰那里……他们说那里是哪里?

  是不是你的小屄啊?我哭着点头。摸我下面的那个男的说小美女你怕什么,童扬说你很骚很欠干的啊,反正都是鸡巴,给他插给我插还不都一样?他边说手指头边隔着内裤划来划去,底下的花瓣儿慢慢被挤到两边去,花心的嫩肉直接挨在布上,被他的手指来回地揉,我拼命想把腿并拢,可是一点用都没有,两个男的一边一个拽着我的腿,让我只能保持在最羞耻的姿势。我拼命地哭,骂他们是畜牲、王八蛋,他们听了反倒直笑,说王八蛋算什么,哥哥这还有王八头呢!一会就要插你小屄里了!可是最让我羞得无地自容的,是我下面居然开始出水了。我恨他们,恨得咬牙切齿,他们每一个人的嘴脸都让我想吐,可液体却在不停地从身体里冒出来,渗透了内裤,湿湿的沾到男人的手上。他开始笑,说妈的那小子没说假话嘛,这么容易就流水了,这骚货还想装纯,装纯被人轮你知道不?其他人都跟着骂我骚货,一边更加使劲揉我的奶子,揪我的奶头,那时候我的奶头还好小好嫩,被他们揪得像要断了一样。我听见有人说这骚货真的只有十五岁?十五岁怎么发育得这么好,奶子这么大还这么挺。另外个说你看奶头啊,还这么粉,不只有十几岁?还有人说不只奶子大,腿也够长,长得也俏,成哥你这两万块钱不亏啊。那个叫成哥的是他们带头的,他说那得看操多少次了,两万买的她一个月,你们使劲操,操得越多越赚。还有个说怎么可能会亏,这么靓的妞,随便带到哪个店里去卖一个月,一天接两个一个收500还倒赚一万好吧。我听了吓得哭得更厉害了,说求求你们,别让我去卖淫,你们想怎么样都行……成哥笑着说那操你行不行?我已经哭得气都喘不过来了,边咳嗽边点头。他接着问那我们一起轮你行不行?那时候我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,只知道要是被带去卖淫就没法上学了,要被学校开除了,他说什么我都只敢点头。他捏着我奶子,说妈的个骚货,明明这么会玩还装纯,真听话的话就别嚎了。我使劲想忍着,可是哭声虽然没有了,眼泪还是不停地往下淌,身子控制不住一抽一抽的。不知道是谁的手在扯我的内裤,但是我腿是劈开着的脱不下来,他们才暂时把我腿松开,但我已经不反抗了,我知道没用,怎么都逃不过的,就这么伸着腿让他们脱,脱完以后他们重新把我腿一掰,小屄就彻底露出来了,那时候我毛毛才刚开始长,只有稀稀疏疏的一小片,白嫩嫩的阴户和粉嫩的屄缝全都看得一清二楚。他们又开始起哄,说太漂亮了,真他妈极品,十五岁的嫩屄就是不一样。其实说真的,虽然又羞又怕,可是听到他们夸我漂亮啊身材好啊,我心里居然会有一丝丝高兴。他们开始脱裤子了,一根根硬邦邦翘着的鸡巴把我围在中间,我心里又开始害怕了,紧张得不停地发抖。以前我只见过童扬一个人的,根本不知道原来男人的那个会有这么多不同的样子,有的好粗好长,有的前面的头特别大,还有的是弯弯往上翘着的……最粗的比我胳膊还粗,我根本不敢去想象那样的东西怎么插进我小小的肉洞里,可能真的会把我干死吧?可是想起他们刚才说的什么「一个月」,虽然我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,但我隐约觉得,可能我还不如死了好。这样子一想,我反倒慢慢不怕了,巴不得他们今晚就把我活活干死好了。

  还好第一个男的鸡巴不是特别大,我把头扭到一边,不想去看他们恶心的笑脸,但是身体却在真真切切地感受着他的侵入。我下面其实已经很湿了,他插进来根本不怎么费力,那是我第一次尝到童扬以外的鸡巴的滋味,其实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区别。但不同的是,除了插进身体里的那一个,还有更多的人在围着我,摩挲着我细嫩柔滑的肌肤,揉捏着我白皙坚挺的奶子和屁股,玩弄着我已经开始肿起来的乳头,甚至掀开屄口上面的那层薄皮,让底下的小红豆豆鼓出来,用手指沾着屄里流出来的水,摸它、捏它……全身每个能让我兴奋的地方,全都在同时被蹂躏着,他们的动作很粗鲁,弄得火辣辣地疼,一开始我痛得身子使劲地扭,可慢慢的,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注意不到疼了,虽然鼻子还在抽泣,喉咙里的声音却渐渐变成了断断续续呻吟……可越是这样的反应,越让我的心觉得像被刀扎一样,原来我是这么的坏,这么的贱,这么的没有廉耻……要是童扬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,他会怎么想啊?会骂我是贱货吗,会要我滚吗……但是随着身体里的肉棒抽插得越来越快,我很快就没法继续去想什么了,剩下的只有在揉弄和撞击下的本能扭动,还有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和呻吟。我听到有人在说妈的烂婊子,刚才还哭呢,现在不是被操得这么爽?另外一个说,那是还没尝到味,真把她弄爽了,说不定今天哭着求你别操她,明天就哭着求你操她呢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被人叫做婊子,我知道,对一个女孩子来说,那是什么样的侮辱。

  我喊着说我不是,我不是婊子。可他们说你不是婊子?不是婊子会这么骚?奶头挺这么高,水都流到外面来了,还不是爽的?我带着哭腔说我没有,可他们抓着我的手让我去摸,摸我自己敞开的屄口,摸那根捣进我身体深处的鸡巴,摸它往外抽出来时,上面裹满的亮晶晶滑腻腻的东西……我开始安静下来了,我知道,不管我怎么辩白,都没有办法让身体说谎……有人把鸡巴塞到了我嘴边,浓浓的腥臭味钻进鼻子里,熏得我我直想吐,我以前从来没试过用嘴,童扬也从来没让我试,可现在,我却一边皱着眉头,一边慢慢地张开嘴,任由那团红得发紫的东西穿过嘴唇的包围,挤进我的口腔,试着温柔地裹住它,强忍着呕吐的冲动,笨拙地吸吮着、舔舐着。但他还是不快地拽着我的头发:「婊子你会不会舔?技术太臭了啊。」而还有更多的鸡巴想挤过来,我只能用手尽量去满足它们……没错,婊子……我想,我正在变成他们说的婊子……快感像泉水一样涌出来,从乳头、从阴核、从被鸡巴塞满的屄洞儿里,汇聚到一块,变成汹涌的洪流,几乎要把我的脑海冲刷成一片空白。我开始忘记一切,忘记自己只有十五岁,忘记我还有男朋友,忘记我的身体昨天还只属于他一个人……我模糊的意识里,只剩下了被快感淹没的身体,以及一根接一根需要我去满足的鸡巴……在越来越快的抽插里,身子开始不由自主地痉挛,屄洞儿拼命地收缩着,攥着肉棒的手也跟着越来越快地动……到最后,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法呼吸了,眼睛没法控制地翻着白,什么都看不见……可身体里的鸡巴还没停下,被充满的感觉突然变得那么清晰、那么强烈,每一下都像要顶进我的心窝里……我听见男人的声音说妈的这骚货居然比老子还先高潮。另外个声音说你看她那骚样,就是当婊子的料……我从来没高潮得这么久过,这么强烈过,身子一直在不停地发抖,可最后,我却哭起来了——我不想变成这样,我不想做婊子,我多希望这一切都没发生过,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,醒来的时候我就能变回原先那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。可我怎么挣扎,都没办法醒过来。我的眼睛在哭,心也在哭,屄洞儿却在没法控制地流着水,而且还一下一下吮着插进来的陌生的鸡巴。我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,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下贱,这么可耻,我宁可他们真的操死我,宁可自己只会觉得痛,也不想变成他们嘴里说的婊子……

  但是马上,我就没工夫再去想这些了,那根在我屄洞里蹂躏了十分钟的鸡巴终于射了,滚烫的感觉在身体里散开,居然让人觉得有点舒服。但紧接着,插我嘴巴的男的也射了,浓浓的又腥又稠的东西嗤地涌进喉咙里,我干呕着,想把它们吐出去,但他的鸡巴仍然堵在我最里面,让我只能皱着眉头呜呜地哽咽着,强迫自己把那些恶心的东西一点点咽下去。但更可怕的还在后面,我能感觉到,还没来得及合拢的屄口又被撑开了,比刚才的还大好多,才插进来一点点,嫩肉儿就被扯得像要裂开了。「好痛……啊……停……求求你们……停下啊……」嘴里的鸡巴终于抽了出去,我哭着,乞求着,但没几秒钟,就又被另一根鸡巴堵住了。

  我什么也做不了,什么也反抗不了,只能呜呜地哭叫着,任凭那根胳膊粗的东西,一点点挤进我才开苞几十天的15岁小穴里,撑开鲜嫩的花蕊,把它变成薄得透亮的肉环,好像下一秒就要裂开似的。我痛得浑身打着颤,额头上也直冒汗……我觉得,也许我真的要被干死了。但那反倒让我觉得有种解脱感,我觉得那总比变成婊子好,总比在屈辱中身不由己地被操到高潮好……但我错了。

  伴着被堵在喉咙里的尖叫和身子触电似的震颤,那颗鹅蛋大的龟头终于刺穿了花心。当它钻进肉洞深处时,我反倒觉得没那么痛了。其实屄口那一圈才是最紧的,里面反倒没那么紧窄,但那样吓人的尺寸塞进来,仍然足够把它填得满满的,足够把肉壁上的每一缕褶皱拉平……那是种我从没体验过的充实感,似乎有一团火在我的腹腔里燃烧着,而当真正的抽插开始时,每一寸被撑得舒展开的屄肉,都能那么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摩擦。我的整个屄洞连同子宫,都被一遍遍地往外拖拽着,又一遍遍推进身体深处。每一次他顶到最深处,挤压着我鼓鼓的宫颈和稚嫩的子宫,我都有种难以形容的奇怪愉悦感。肉壁疯狂地渗着液体,把抽插的声音变成水汪汪的咕唧咕唧。而他往外抽动的时候,裹在鸡巴上的,不只有黏糊糊的爱液,甚至还带着几片薄薄粉肉儿,我听见有人问这屄怎么是这样的,连肉都扯出来了,另外个说你没见识是吧,这小婊子破处才个把月,这个是剩下的膜……但我发现,他们的污言秽语居然不那么让我觉得恶心,反倒会让我的屄肉儿蠕动得更加卖力……我知道,我再也醒不过来了……我流着眼泪,喉咙里却冒着娇柔的呻吟……

  我知道……我不会被干死……只会……变得越来越像婊子……我想……也许我真的就是个婊子……只要被操就会爽的婊子……并没用太久,我撑得要裂开的小屄再一次被操到了高潮,也许是因为那根东西实在太粗太长,也许是因为我已经慢慢不再抗拒,这一次的感觉比之前还要疯狂,就像在溺水窒息的边缘,下一秒就要休克过去一样,除了潮水般的快感,几乎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了存在……我的身子在本能地扭动着,却不再是为了躲避,而是想要更清楚地感受那根坚硬的存在,感受它带给我的充实和温暖。我听见有快门的咔嚓声,闪光灯把房间照得通明,「别拍……你们不能这样……」我轻声地哀告着,听起来却像是迷离的娇喘。我知道那没用,我能做的只是把头扭过去,也许能让脸被拍得不那么清晰。但他们开始凑过来,拍我敏感部位的特写,拍我被折磨得红彤彤肿起来的乳头,拍我糊满淫水和精液的屄口,发泄完的鸡巴终于退了出去,留下充血的花蕊仍然张着口,呼吸般一张一缩着,一点点吐出浓稠的白色。还有人把手指头伸了进来,把已经被开发到新尺度的屄口使劲扒开,好让人把屄洞里面的模样也拍下来。而最后,镜头靠近了我的脸,照向我泛满潮红的脸颊,照向还淌着精液的嘴角。我绝望地呜咽着,躲闪着。直到有人把屏幕伸到我面前,一张张翻动拍下的图像,我终于慢慢停下来,怔怔地睁大眼睛,像具没有灵魂的木偶呆在那儿——画面里,那个纤瘦的女孩儿被男人们包围着,用她的肉洞、小嘴和双手,吃力地同时伺候着四根鸡巴,虽然灯光昏暗,但眉眼的轮廓依然清晰,眼角里闪着泪花,却遮不住骨子里透出来的媚意——我想,稍微留意一点的人,应该都能认出来那是谁。

  当下一根鸡巴插进来时,我没有反抗,哪怕是象征性的,也没有……我已经不敢再去想,明天,后天,会发生什么。唯一能让我暂时忘却恐惧和焦虑的,只有眼前,只有眼前噩梦般的快感。我恨它,却忍不住要去追逐它……照片已经到了最后一张,屏幕上是我被拉扯开的屄口,鲜嫩的粉红色呼之欲出,闪光灯一直照进最深处,连小小的子宫口都依稀可见,上面还沾着黏糊糊的精浆。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自己身体里面的模样,我听见有人在说这小屄里面褶子真多,难怪操起来这么爽。还有人说明明这么嫩的屄居然这么会吸,真他妈的极品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我居然觉得有点儿沾沾自喜——也许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吧,喜欢被夸赞,喜欢被爱慕,喜欢自己最原始的魅力被人肯定,哪怕在这样最羞耻的场合下也一样……我开始试着下意识地去努力收缩蜜穴,去更认真地吸吮和舔舐嘴里的鸡巴,男人们脸上欣喜而意外的神情,让我有种莫名的成就感。「妈的这骚货还说自己不是婊子?这么会伺候鸡巴。」「搞不好早都卖过好多次逼了,还和我们装纯呢。」「十五岁就这么骚,以后得多少鸡巴才喂得饱了」……我闭着眼睛聆听着,那些污秽不堪的词句居然开始让我觉得兴奋,而那种兴奋会把鸡巴在身体里撞击的快感,以及乳头和阴核被玩弄的酥麻,放大许多许多倍……那一刻,我明白,我再也逃不掉了,哪怕他们放了我,我再也变不回原先那个纯真的女孩儿了……因为,我骨子里就是个婊子,天生的婊子……我甚至有一点点期待,期待他们真的把我带去卖,好让我看看,自己和真正的婊子,到底是不是一样的……他们翻动着我的身子,变换着姿势,而我乖巧地配合着,换了一个角度插入的鸡巴把屄洞和屁眼之间的嫩肉顶得隐隐生痛,而且这根鸡巴好像还是弯弯地往上翘的那种,感觉就像个钩子在刮一样,一下下从屄肉的褶皱上划过,让淫水淌得越发起劲。而我一边跟着他的节奏轻轻翘动着屁股,一边握住了伸过来的鸡巴,带着朦胧的眼神张开小嘴,用嘴唇裹住龟头,温柔而仔细地吮着,舌尖儿轻轻挑拨着马眼……当羞耻心被一点点撕碎、抛弃,我发现自己开始享受这种状态,尽力去取悦男人,也被男人取悦的状态……除了鸡巴以外,我能感觉到谁的手指在摸我的屁眼,沾着不知从哪来的湿滑液体,来回摩挲着那圈花儿般精致的褶皱,然后慢慢钻进从没被开发过的小眼儿里,带着火辣辣的灼热感,和屄洞里肆虐的鸡巴一块,夹住两个肉洞之间的那层嫩肉,来回搓揉着,摩擦着。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我有点儿害怕,本能的害怕,但除了害怕,我还能感觉到灵魂最深处涌动的兴奋和渴望。「……来吧……操我……像操婊子那样操我……」我闭上眼睛,迷离地仰着头,在心里轻声默念着……

  就这样,那个夜晚,那个刚满十五岁的女孩,献上了她的身体,献上了她最私密最宝贵的一切,能让男人觉得满足的一切。十二个男人的精液灌满了她娇喘的小嘴,灌满了她没做任何避孕措施的屄洞儿。当他们终于发泄到精疲力尽时,她的屄口已经彻底变成了合不拢的烂窟窿,原本粉嫩的屄肉红彤彤地肿着,松垮垮地敞开两三指宽的口子,外翻的肉瓣儿围成一朵绽开的花,被捣成白沫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从花心里不住地往外淌,把腿、屁股和身下的沙发全都浸透了。

  屁眼儿暂时还没能开发到容纳鸡巴的程度,但也被手指和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插了个够,现在里面还塞着两支笔和一根塑料玫瑰。他们最后还拍了一轮照,好记录下自己淫靡的战果,而我已经不躲镜头了,他们想要我摆什么姿势,我都只是乖巧地照做,不管多淫荡的,我都答应……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被侮辱的女公爵 下一篇:被门卫玩弄的可怜女生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